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CCOSE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60|回复: 1

鼎盛的汉朝文化

[复制链接]

396

主题

567

帖子

211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117
发表于 2018-12-12 21: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汉代、尤其是西汉,是一个快节奏的朝代。那是先入关中者为王的速度,那是长安少年“博戏驰逐,斗鸡走狗,作色相矜,必争胜者”的速度,那是长驱千里踏平了匈奴王庭的速度。汉代连行政和驿传效率都是惊人的,据学者考证,赵充国率军平羌戎,从金城上书到长安获准,玺书回到军前,前后不过七天,按今日的公路营运里程算,公文日行414公里。

体现这种速度的登峰造极之作是“马踏飞燕”。汉代人爱马,马是汉代人的图腾,是古代帝国最重要的战略资源。为了求得大宛的汗血宝马,汉人曾经远征万里。汉代人对马的熟悉和尊崇,充分体现在这匹甘肃武威出土、后被定为中国旅游标志图形的铜奔马之上。这匹马,躯干粗实,四肢修长,弯尾上扬,昂首长嘶,在四蹄腾空的右后蹄下踏着一只展翅飞翔、回首惊视的燕子。“胡马大宛名,锋棱瘦骨成。竹批双耳峻,风入四蹄轻。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骁腾有如此,万里可横行”。这匹风驰电掣的骏马,正是一个新兴帝国朝气蓬勃、开拓进取、凌厉无前的气象的最好写照。

也正因为对速度的崇尚,汉代画像石中的动物和人,很少有安静的。龙飞凤舞,鸟翔鱼跃,狮吼虎啸,马驰牛走。而人呢,或稼穑,或搏兽,或歌舞,或出游。后世佛像那样安详凝思的姿态,悲悯众生的神情,在汉代美术中是绝对看不到的。这里描绘的人,有自信,没有自卑;有期待,没有绝望;有行动,没有犹豫;有奋发,没有畏缩,散发出充沛的活力,反映出汉代的事功精神和征服者的宏大气势。

美学家李泽厚先生总结道:“汉代艺术散发着一种原始的活力和野性,尽管由于处于草创阶段,显得幼稚、粗糙、简单和拙笨,但是上述那种运动、速度和韵律感,那种生动活跃的气势力量,反而由之愈显其优越、高明。尽管唐俑也威武雄壮,也有动作姿式,却总是缺少那种狂放的气势;尽管汉俑也有静态的形象,却依然充满了雄浑厚重的冲涌力量。唐代的三彩马俑尽管如何鲜艳夺目,比起汉代古拙的马,那造型的气势、力量、动感就相去甚远。宋代画像砖尽管如何细微工致,面容姣好,秀色纤纤,可比起汉代来,那生命力和价值距离很大。汉代艺术那蓬勃的生命力,整体性的力量与气势,是后代艺术所难以企及的。”“汉代工艺品正是那个琳琅满目的世界的具体而微的显现,是在众多、繁杂的对象上展现出来的人间力量和对物质世界的直接征服和巨大胜利。”



汉画像石是集建筑、雕塑、绘画为一体的民族艺术,它通过生动、形象的画面,展现出汉代人特有的力量、运动和速度,形成了汉代艺术的特殊气势和古拙风格,表现了一种整体灵动、浪漫进取的时代精神。

汉画像石上刻画的乐舞百戏场面,集中体现了汉代热情奔放、兼收并蓄的时代精神。通过汉画像石、汉代玉器、汉代家具、汉代书法以及汉赋等汉代遗产,我们看到了一个洋溢着生命活力和的时代,展示出汉代人建功立业的理想,以及雄浑威仪、阔大敦厚的盛事气象。

鲁迅先生就多次盛赞汉代精神:“遥想汉人多闳放”,“毫不拘忌”,“魄力究竟雄大”,汉代精神构成了我们民族精神的主体——“豁达闳大之风”。

画家吴冠中看到河南南阳汉画像石时,激动得“简直要跪在汉代先民的面前”。在确立我们民族以及民族精神的历史时期——汉代,生发出的这种气势磅礴的阳刚之气,形成了一种积极进取、开拓向上的时代精神。



汉代艺术有一种浑朴之美。明清的瓷器和家具繁琐而俗艳,这是一个文明进入衰亡期、生命力和创造力枯竭之后的雕虫小技,汉代艺术则从来不事雕琢,不求细节。

梁竦自负其才,登高而叹:“大丈夫居世,生当封侯,死当庙食。”陈蕃十五岁就立下大志:“大丈夫处世,当扫除天下,安事一室乎!”

因为渴望建功立业,汉代人常常毛遂自荐。汉武帝刚即位,征天下方正贤良文学材力之士,“四方士多上书言得失,自炫鬻者以千数”。

东方朔的自荐书说:“年十三学书,三冬文史足用。十五学击剑。十六学《诗》、《书》,诵二十二万言。十九学孙、吴兵法,战阵之具,钲鼓之教,亦诵二十二万言。凡臣朔固已诵四十四万言。又常服子路之言。臣朔年二十二,长九尺三寸,目若悬珠,齿若编贝,勇若孟贲,捷若庆忌,廉若鲍叔,信若尾生。若此,可以为天子大臣矣。”

汉武帝计划遣使说服南越王归降,年方二十的终军即自请“愿受长缨,必羁南越王而致之阙下。”老将也是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汉宣帝时,羌族侵犯边塞,宣帝派使者问七十多岁的赵充国谁可以为将,赵充国当仁不让:“无逾于老臣者矣。”

光武帝时武陵五溪叛乱,汉军战事不利,六十二岁的马援请求自己将兵征讨,总算说动了光武帝。离别前,马援对友人杜愔说:“吾受厚恩,年迫日索,常恐不得死国事。今获所愿,甘心瞑目”。

对于汉代中国人的整体形象,黄留珠先生曾总结道:“总观秦汉时代人们的精神风貌,其喜歌嗜舞,富于积极的进取精神;具有高度的事业心、责任心和自尊心;西京尚任侠,东都祟名节;时俗重让敬贤,少节烈观,惠怨必雠,评品成风。它给人们留下的基本印象,是可以用“生气勃勃”四个字来加以概括的。”

一个文明到烂熟的时候,人们就会发现,天上地下没有鬼神,死后并无报应,政治只是厚黑学,社会伦理只是遮羞布,只有生存和利益是真实的。这正是中国文明进入明清以后出现的情况。但是在汉代的时候,因为去古未远,人民性格质朴耿直,中国人是一个认真严肃的民族,对天命、尊严、忠义、职责等等有着真正的信念,真正的敬畏。

董仲舒在《春秋繁露》中说:“君子生而辱,不如死而荣。”汉代人承先秦余绪,义不受辱者比比皆是。据学者彭卫统计,两汉史籍记载了200多起自杀事件,自尊和尽忠型的自杀者的数量最多,几乎涉及当时社会的所有阶层――从皇亲贵族到文武百官,从士人宾客到普通百姓。李广耻对刀笔吏,引刀自刭;田延年不愿“入牢狱,使众人指笑我,卒徒唾吾背”,自刎死;萧望之不愿“老人牢狱,苟求生活”,饮鸩自杀;宣帝要将盖宽饶下狱,后者即引刀自刭北阙下;池阳狱椽王立不知家人受贿,被调查,即杀身以自明;蔡伦耻受辱,沐浴整衣冠,饮药而死。仅汉武帝一朝,名臣自杀者就可以列出一长串,如赵绾、王臧、李广、李蔡、张汤、王卿、暴胜之、商丘成等。而最为惊心动魄的大概要算汉初田横五百士的故事了。刘邦即位后,田横不愿受辱称臣于汉而自杀,手下五百人闻讯皆自杀从死,徐悲鸿曾作画以颂之。

鲁迅先生曾经慨叹中国自古就少有敢于“抚哭叛徒的吊客”,在汉代,这样的吊客却层出不穷。汉高祖杀了彭越,下令任何人不许收尸,栾布却公开将之收葬,并痛哭一场。陈蕃被满门抄斩,朱震弃官而哭,冒死掩埋了陈蕃的尸首,并将其子陈逸藏匿。后被发觉入狱,朱震誓死不言,陈逸得以生还。孔融被曹操所杀后,脂习抚尸痛哭:“文举舍我死,吾何用生为!”此外,还有孔车收葬主父偃,云敞棺敛吴章,廉范独敛薛汉,赵戬弃官葬王允,桓典弃官敛王吉并服丧三年,乐恢为被诛故太守奔丧行服,郭亮收李固尸,杨匡收杜乔尸等等,史不绝书。


《诗序》中就有这样的记载:“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舞蹈本是情动于中的表现,也是民族性格展示的重要形式,翻开中国历史,从先秦到隋唐,无论是宫廷雅乐还是民间歌舞,其繁荣程度足以让世界侧目,如此感于哀乐的中国人何以变成了鲁迅笔下麻木不仁的“看客”?

其实汉族也是一个好歌善舞的民族,周秦汉唐,舞风甚盛,一脉相承,成就甚高。春秋战国时民间歌舞盛行于桑间,在《诗经》中就有不少描写民间歌舞形态的“子仲之子,婆娑其下”:“ 子之汤兮,宛丘之上兮”多么优美传神的舞蹈形态啊”。

到了汉代,大众以歌舞自娱更成为普遍的风气。当时,日常生活或宴饮中,即兴起舞,或宾客相邀起舞的习俗盛行,这都是自娱性舞蹈,通常都是先歌后舞。汉高祖刘邦的“大风歌”就是乘酒兴击筑而歌,然后“乃起舞,慷慨伤怀,泣数行下”。席间即兴起舞,有纯粹自娱的,也有借舞而行他意的。或以献舞为名,行谋杀之实的“项庄舞剑”;或借歌舞之机,索取封赏;或以舞抒发某种情感。还有一种礼仪性的交谊舞,叫“以舞相属”,即席间一人舞罢,再属于另一人舞,如此循环,相属而舞。汉武帝时灌夫在窦婴宴请丞相田蚡的酒席上“起舞,属丞相,丞相不起”,受邀而不肯起舞,是一种很严重的失礼和怠慢行为,气得灌夫差点闹起来,这与西方舞会上的规矩和礼节颇类似。


两汉时期还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时代。比如刘邦和项羽,项羽有霸王别姬之歌,刘邦有大风歌。这你们都知道,我再举一个刘邦的所作的歌吧:鸿雁髙飞,一举千里,羽翮已就,横绝四海。横绝四海,当可奈何?虽有矰缴,尚安所施?这可是一个动不动就往别人帽子裏撒尿的人所作的呀。汉武帝也曾经作过一首《瓠子之歌》。有歌就必然有舞。卫青的姐姐卫子夫本就是一个歌女,赵飞燕姐妹也是歌女出身。汉元帝还有一手以铜丸击鼓的绝活。这是一个非常著名的说唱佣,由它也可以看出汉代民间生活的丰富多彩。后世汉族死气沉沉的样子是不断被专制政府压制的结果。在最初的时候汉族也是能歌善舞的。到如今汉族几乎连像样的民歌都很少。当然戏剧除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京ICP备17005959号|IAC-16|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COSE论坛

GMT+8, 2019-9-18 07:03 , Processed in 0.04693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