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CCOSE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08|回复: 0

当卡梅隆和刘慈欣谈论《三体》时他们在谈论什么

[复制链接]

396

主题

567

帖子

211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117
发表于 2019-2-19 21: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卡梅隆和刘慈欣谈论《三体》时他们在谈论什么
2019-02-19 16:39 电影/英雄/科幻
卡梅隆对话刘慈欣(视频拍摄: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韩阳)

詹姆斯·卡梅隆,至今世界电影票房冠、亚军记录保持者,曾在2009年以全球票房超过27亿美元的《阿凡达》战胜自己1997年以18.4亿美元缔造的全球影史票房纪录的《泰坦尼克号》。他被影迷尊称为“卡神”,他也是“世界之王”。

刘慈欣,首位雨果奖的亚洲获奖者,刘慈欣也被誉为“中国当代科幻第一人”。他以一己之力将中国科幻提升到世界水平,奥巴马、扎克伯格、马云、马化腾、雷军、柳传志等都是他的粉丝。

2月22日,由卡梅隆编剧及监制的电影《阿丽塔:战斗天使》将上映。

千呼万唤,卡梅隆来到中国,与刘慈欣进行了一次“大神”间的对谈。在长达一小时的对谈中,卡梅隆多次提到《三体》,并称想见到《三体》的影视改编版。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场聆听了这场堪称头脑风暴的谈话,并记录下了精彩的部分。



刘慈欣、卡梅隆、《流浪地球》导演郭帆(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韩阳 摄)

-1-

“科幻作家比科学家‘更快’找到答案”

主持人:

你们各自最感兴趣的科幻领域是什么,为什么?

刘慈欣:

刚才我和卡梅隆导演在后面谈到了阿瑟·克拉克(英国著名科幻小说家),他的作品使我走上了科幻创作的道路,所以我感兴趣的是描写很遥远的世界,很广阔、未知的用想象力才能到达的世界。

这和我的工程师背景没有关联,我喜欢的是更超脱、更有哲学色彩的东西,和工程师不一样。

詹姆斯·卡梅隆:

我最初读大学的时候,学的是物理,也学了天体学。我个人感兴趣的东西也正好是这些未知的东西,尤其是我想要了解最新的科学发现是什么。

科学家和科幻作家的助推力其实是一样的,就是好奇心。不同之处是科学家投入一辈子的时间找到答案,但是科幻小说家是编造一个东西出来,所以我们更快。我们不在乎这个答案是否正确,只需要找到一个答案就可以,所以我们是不负责任的。

我看了您的《三体》,您有1800多页的内容,都是在说超光速的移动,但是要在科学上实现这一点,会需要我们无穷尽的时间和非常多的精力。但是它真的不是魔术,你是真的遵循科学规律去编写这样的故事,是触手可及的,它能够看到背后科学家的努力,是时间和精力和探索的结果。

-2-

“我觉得应该要拍《三体》”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韩阳 摄

刘慈欣:

今年中国春节,有两部成本很高的中国科幻电影上映,而且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这可能也是中国科幻电影良好的开端。我想问卡梅隆导演,假如中国的科幻电影发展下去,您希望看到什么样的中国科幻电影?

詹姆斯·卡梅隆:

我觉得应该要拍《三体》。



目前《三体》在豆瓣上已有20余万人给出8.8分的评价(图片来源:豆瓣截图)

刘慈欣:

《三体》以我们目前的经验和能力,确实有一定的困难。您能不能设想,您想象中很希望看到的、很感兴趣的中国科幻电影是什么样子?不是具体的哪个作品。

詹姆斯·卡梅隆:

我觉得科幻电影有很多不同的类型,从荒芜人烟的逃亡到非常黑暗的世界都有。我们回到您的书,当中有一百多个故事,都在说社会如何进化、技术怎么样突破、自然怎么样变化、整个宇宙怎么样运转。

当自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想看到乐观的东西。我个人是乐观主义者,所以我喜欢乐观的故事。不见得是一个最终圆满的结局,但我想要在电影里面看到乐观的人或事。

我想看到您的故事,让不同的导演去探索这些故事。他们想要做什么,对什么感兴趣,想要什么样的梦境,想把什么搬上大银幕都无所谓,因为我们要给他们机会。所以在座的各位如果对这些议题感兴趣也可以试着拍一拍。

-3-

“有一个恶魔式的念头缠着我”

詹姆斯·卡梅隆:

您接下来想要做什么?

刘慈欣:

我接下来是写故事。我是一个作家,会用全部的力量去写新的科幻小说。近来想写一些和以前题材不太一样的科幻作品。我写的时候会尽最大努力不去想它会不会变成电影。因为现在写作的时候有这样一个恶魔式的念头缠着我,很难摆脱,但是我还是试着摆脱,因为会给我的创作带来限制。

詹姆斯·卡梅隆:

我完全同意。如果要探索人性或是人类未来文明,不要从商业化的出发点出发,要更纯粹一点。

我自己不是小说作者,我本来是编剧,所以我们的工作在这方面确实有一些不同。但是我觉得很有意思,以前科幻电影重要的任务之一是要把(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一些已经很成熟的科幻理念,用电影的方式把它们普及到大众。

我觉得科幻文学和科幻电影之间存在一个滞后。文学一直是在前沿,但是电影的观众比较挑剔,他们不一定喜欢这些黑暗、反乌托邦的故事。比如(上世纪)七十年代,当时的科幻作品都太黑暗了,都是讲核武器、流行病,都是非常悲观的故事。所以大的电影公司不推出这样的作品,科幻题材逐渐成为非主流。

可是在七十年代末出现的《星球大战》改变了一切,科幻又流行起来了。《星球大战》之后,现在有漫威、DC这些超级英雄的科幻世界,又有像《降临》这样严谨、认真的科幻作品。



《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剧照(图片来源:东方IC)

-4-

“一切才刚刚开始,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主持人:

您觉得中国市场应该从软科幻出发,让更多的人可以接受吗?

詹姆斯·卡梅隆:

(软科幻)可以教育大众科幻的基本理念,我们往后就可以多开发一些像《三体》那样的硬科幻。当然中国的市场您最有发言权,您怎么看?

刘慈欣:

中国观众对于中国人自己拍的科幻大片的反应,我也不是太清楚,我们对此都很好奇。但是今年春节,至少我们部分找到了一个答案,大家的反应还是很让人高兴的。

至于说中国未来科幻电影的发展方向,我认为正确的方向是多种风格的,有很传统的很硬的科幻,也会有我们说的很文学的或者是大众化的科幻,这才是一条正确的道路。

我不希望看到中国的科幻电影被某些作品或是被某类作品限制住了,这是一个很不乐观的现象。当然了,现在说这些还有点早,我们的一切才刚刚开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詹姆斯·卡梅隆:

我完全同意。像《阿凡达》算是科幻作品,有外星人,有外星星球,但是它里面也有很多人类的感情。我们拍摄时运用了很多新技术,但是大部分的功夫还是在剧本上。



《阿凡达》剧照(图片来源:东方IC)

-5-

“我们缺少科幻编剧”

主持人:

科幻文学跟科幻电影之间什么样的关系是最好的?

刘慈欣:

我感觉科幻电影特别是高成本的科幻电影,更适合原创剧本,不适合改编。但是近年来至少美国科幻电影的改编比例好像有增大,比如《火星救援》《降临》,据我所知最近《沙丘》可能要在3月份开拍。

但是我觉得中国的科幻电影原创更适合一点,问题是我们国内缺少科幻编剧,这是科幻电影发展的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但这也需要时间去培养、鼓励科幻编剧的成长。

詹姆斯·卡梅隆:

是的,我做的科幻大部分是原创。

从历史的角度,我们都看到很多改编科幻电影是很难的。电影只有两小时时间,条件非常有限,根本没有办法把那么大的一个故事讲清楚,这可能要么只拍一小段,要么你都拍,但是会很肤浅。

我觉得这是科幻的一个老难题,我们最爱的小说,都是有很多内涵的,你要把它在银幕上完整呈现出来很难。所以我觉得最好的科幻电影都是原创的,不是改编的。不是说不能改编,只是说有难度而已。所以,建议大家都可以编自己的故事。但还是希望看到你《三体》的改编版。

刘慈欣:

关于电影改编我说一个有意思的事,我曾看过阿瑟·克拉克的信件,阿瑟·克拉克在信上说他很忙,忙着把他的小说改编成电影,马上要开拍了,那部小说是《与拉玛相会》,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事,可是电影到现在也没有开拍。

《三体》用这么长的时间去改编也是很正常的,确实都需要时间。

詹姆斯·卡梅隆:

希望我们能尽快看到《三体》问世。电影行业确实是一个很疯狂的,有时候就是很傻的一个行业,所以也许你的作品太超前,电影行业的老板们都看不懂。

-6-

“科幻电影不是预测未来”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韩阳 摄

现场提问:

您认为一个国家的电影发展到什么阶段才可能拍摄出好的科幻电影,同样的问题也问刘慈欣老师,从中国市场的角度来说一下这个问题?

詹姆斯·卡梅隆:

视觉特效产业在中国已经发展起来了,可以和全球其他一些视觉特效公司相媲美,这是其中一个方向。中国在这方面已经准备好了去迎接科幻大片,任何我们可以想象出来的东西都能在电影银幕上被实现。

有一句老话:科幻电影不是预测未来,科幻电影是阻止不好的未来发生。

为什么中国能变得如此强大,因为科技和科技发展,能让中国在世界上占据主导地位,我们在座的每一位都看到了中国的变化。

很多科幻小说家都在试想人类会怎样毁灭,我们怎么样去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现在大家都在朝这个方向去努力,你不是创造这样的潮流,而是把这样的潮流写出来了,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刘慈欣:

我可以从两方面回答。首先从大方面,中国什么时候能产生出繁荣的科幻电影市场,这与科幻电影本身没有关系,它是一个大时代造就的东西。时代如果到这一步,科幻电影肯定会出现的。中国首先必须处于一个快速发展、快速现代化的时代背景,它拥有强烈的未来感,这种情况下,我们才有产生科幻电影的条件。

从行业角度来说,我觉得现在中国科幻电影与美国科幻电影最大的差距,是我们没有像美国那样完整的电影工业体系,所以做起来很艰难。但是我觉得这些困难会随着我们的努力逐渐克服的。

但是有一个困难前景很不明朗,我们要产生一个好的科幻电影市场,必须有优质的原创内容。不管是小说还是剧本,都是科幻电影的基础,它们首先必须是优质的,其次是有影响力,这些我们很缺少。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7-

“最疯狂的想象来自科学”

现场提问:

关于科幻电影中科学的真实性和可信性如何看待,对你们来说科幻电影最重要的是什么,为什么?

詹姆斯·卡梅隆:

首先我觉得我们应该尊重我们宇宙的规律。我觉得好莱坞的发展非常迅速,非常擅长去创造现实和虚构之间的连接。

现在的互联网业、社交媒体上充满了烟雾弹,有很多错误的信息可以影响我们自己的认知。所以科幻电影告诉我们什么?就是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东西。我觉得我们坚信或是秉持的东西,是可以被质疑的,我们唯一相信的就是科学,因为方法论是唯一的,规律是唯一的,我们只有一条道路可走:追寻真相。

科幻小说一定是尊重科学的,但是要有虚构的部分让我们看到更加精彩的内容。

刘慈欣:

我是把科学当作一个故事的矿藏,从里面提取故事资源。我认为科幻小说和科幻电影必须尊重科学,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它好看。你试着拿前沿科学跟你最疯狂的想象比,你还真疯狂不过它。我知道最疯狂、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想象力就是前沿科学产生的。所以说,我们必须从科学中寻找故事资源,因为别的地方这种资源找不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京ICP备17005959号|IAC-16|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COSE论坛

GMT+8, 2019-8-25 17:18 , Processed in 0.04593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